2020年11月,金杜数字经济国际法律服务中心(简称“数字经济中心”)成立同日发布了《数字社会网络安全、数据合规及治理》,对人工智能、数据合规和网络安全等问题进行了立法执法、法律问题层面上的分析。
Continue Reading 重磅发布:《数字社会网络安全、数据合规及治理Ⅱ》

2021年11月30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保监会”)正式发布《保险集团公司监督管理办法》(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令2021年第13号,以下简称“《管理办法》”)。相比于被《管理办法》废止的、于2010年3月12日发布的《保险集团公司管理办法(试行)》(下称“《试行办法》”),《管理办法》对各章节均有不同程度的修改,新增了“风险管理”章节,并比照《保险公司所属非保险子公司管理暂行办法》(保监发〔2014〕78号,下称“《非保子公司办法》”)的体例增加了“非保险子公司管理”章节,以加强保险集团公司治理监管、强化保险集团风险管理、完善非保险子公司监管并系统完善保险集团监管要求。同时,《管理办法》与2021年9月3日发布的《保险集团公司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基本保持了一致(对于《征求意见稿》的分析,请参见《〈保险集团公司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评析》)。
Continue Reading 关于《保险集团公司监督管理办法》重点问题的初步探讨

前言
继对2010年-2019年之间的化合物专利的无效宣告审查和无效纠纷行政诉讼案件进行统计和分析后,最近,我们针对2020年-2021年化合物专利的无效宣告审查和无效纠纷行政诉讼案件再次进行了统计和分析。通过分析和比较,我们注意到近两年化合物专利无效的审查呈现出下述变化和趋势:

Continue Reading 化合物专利无效审查的变化和趋势(上)

本专栏第一篇文章《“沙袋案”的故事》,讲述了国际商事仲裁庭通过盘问事实证人来查明案件事实(fact finding)的故事。
对于熟悉大陆法体系,包括我国法律体系的读者而言,“沙袋案”的故事中,盘问事实证人的英国仲裁员发问犀利,看到了证人和中方律师没有注意到的书证上的细节,并通过证据上的细节,揭示出中方公司原本担心的问题:中方公司提交的书面合同并不真实,但交易的确真实存在,证据方面出现的问题完全是出于对国际仲裁证据规则的误解。

Continue Reading 国际商事仲裁—普通法的影响

临近年末,头部带货主播因偷逃税被追缴税款并被处罚一事,又将税务问题带上风口浪尖。每年年末我们都会回顾过去一年发生的税收热点问题,同时展望未来前进方向。今年除了回顾和展望,站在这个历史的关口,我们认为每个企业、每个人都需要开始思考自己在税收问题上的战略。希望能通过本文回顾与展望,分享一点税收战略思考,引发更多的讨论。
Continue Reading 2021年税收热点问题之回顾、展望与战略建议

前言
继对2010年-2019年之间的化合物专利的无效宣告审查和无效纠纷行政诉讼案件进行统计和分析后,最近,我们针对2020年-2021年化合物专利的无效宣告审查和无效纠纷行政诉讼案件再次进行了统计和分析。通过分析和比较,我们注意到近两年化合物专利无效的审查呈现出下述变化和趋势:
Continue Reading 化合物专利无效审查的变化和趋势(上)

对违纪员工进行通报批评,是用人单位日常管理中的常见举措,不仅能够对违纪员工予以适度处分,还能够起到强化规章制度、规范劳动纪律的作用。然而如果通报批评不当,员工可能会以其名誉权受损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最近就遇到了这样一起案件:某公司因本公司员工沈某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对其给予了降薪处分,并将处分通报发布在了“钉钉企业群”中,而沈某认为这一行为严重损害了自己的名誉,因而向法院起诉。

Continue Reading 用人单位能否通报批评违纪员工?

引言

2021年12月15日,美国彭博社(Bloomberg)称,美国方面希望将20家包含医药生物企业在内的中国实体列入实体清单(Entity list),15日当天,A股尾盘多支创新医药股大跌,跌幅超过10%。

12月15日晚间,美国总统拜登签发了一项针对参与全球非法药物贸易的外国主体实施制裁的行政命令,并将五个实体(一名个人和四家公司)列入美国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旗下的特别指定国民清单(SDN清单),其中包含两家中国公司,被列入原因系芬太尼药物滥用和非法药物交易。

尽管本次制裁对象系参与国际非法药物贸易相关个人及公司,与CXO[1]上市公司及生物医药创新公司并不相关。但生物医疗领域一直以来均系美国方面重点关注的领域,该领域企业的贸易管制风险不容忽视。
Continue Reading 生物医疗企业应对美国贸易管制之道

我们服务的TMT投融资项目实践中,优先清算权是保护投资人下限风险(downside risks)的一项重要权利,对投资人利益保护特别重要。根据我们的项目经验,许多客户缺少对开曼公司法相关规定的了解,在约定优先清算权时处于谈判的不利地位,因此下文将对相关规定进行大概梳理,以供参考。
Continue Reading TMT投资实践(十五)—— 开曼架构优先清算权如何行使?

笔者在具体办理案件中发现,关于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审理期间是否应当停止执行这一问题,现行有效的司法解释与此前的司法解释相比存在很大差异。实操中现行司法解释可能给申请执行人及被执行人的合法权益造成重大影响,亦可能造成司法资源的极大浪费,希望籍此机会与法律同仁一起探讨。
Continue Reading 关于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审理期间是否应当停止执行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