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景云峰、李佳、王珲 海关与外汇业务组 金杜律师事务所

引言

千呼万唤始出来,《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修订版(以下简称“《目录》”)终于在2020年8月28日同公众见面了。十二年,是一个生肖轮回,古文中又称一纪,《国语·晋语四》曰“蓄力一纪,可以远矣”。本次是《目录》自2008年以来的首次调整,迄今已近十二个春秋,又恰逢中美关系极为特殊的时期,因此《目录》一经公布就引发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本文将通过问答形式,针对《目录》调整内容进行解读,以协助企业完善技术出口合规内控体系,有效防范出口法律风险。
Continue Reading 蓄力一纪,《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再调整

上一篇文章《个人信息收集行为的法律边界》提到,《网络安全法》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在提供服务过程中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的,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原则,同时收集个人信息应征得被收集者或其监护人同意。实践中,取得被收集者同意一般系通过授权接入或者用户自行填写等方式实现。
Continue Reading 数字治理与数字犯罪系列 | 个人信息收集中的授权效力认定(三)

作者:胡喆 陈府申  金融资本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上海证券交易所于上周五发布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开募集基础设施证券投资基金(REITs)业务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业务办法”)及《上海证券交易所基础设施证券投资基金(REITs)发售业务指引(试行)》(以下简称“发售指引”, 与业务办法统称“配套规则”), 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Continue Reading 打通公募REITs全流程的最后一公里 ——简评上交所公募REITs配套规则

作者:张漠 郭欢 赵晶 张全胜 金杜律师事务所

直播电商行业迅猛发展,造就了“人人自媒体,个个成网红”的时代, “全民参与”网络直播的模式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也随之产生了许多问题,中国消费者协会于今年发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中便指出主播夸大和虚假宣传成为消费者投诉最集中的问题之一。
Continue Reading 为网络直播“排雷”——浅议网络直播中平台、商家与主播应当避免的宣传“雷区”

  “流量”是当代电商行业局中人的执念之一,其虽然不是电商发展的核心,但确实是占领市场的关键要素。无论是传统电商的“百亿补贴”价格战还是直播平台“脱钩”外部链接之举,本质上都是平台为了增加用户数量与用户粘性的“流量之争”。在外部流量狂热与内部营销需求升级的双重推动下,创造出千亿GMV(成交总额,Gross Merchandise Volume)神话的“直播+电商”成为了淘金者们新一轮的进军之地。
Continue Reading  关于最新《市场监管总局网络直播监管意见》的合规解读——平台定性、算法推荐、刷单炒信等问题

2020年4月29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发布《关于审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劳动争议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解答》(“《解答》”)。从《解答》的内容来看,以往劳动争议司法实践的惯常尺度在疫情期间发生了一些变化。具体发生了哪些变化,接下来我们结合三个例子一探究竟。
Continue Reading 疫情期间,北京劳动争议司法实践的新变化

2020年8月26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证交会”)发布了一项《最终规则》(“《最终规则》”),此规定修改了1933年证券法(“《证券法》”)中Regulation D条例第501(a)条里对“资信投资人”的定义,同时修改了《证券法》第144A条里对“合格机构购买人”的定义。此次修订是证交会为使美国证券法更加“现代化”所实施的改革措施的一部分。用证交会自己的话来说,《最终规则》里所采纳的修改内容是为了“更有效地识别那些拥有足够知识和专业度的机构与个人投资人以使他们有资格参与不受《证券法》里那些严格的披露和程序要求、及相关投资者保护规定限制的投资机会。[1]”这些修订将会带来的改变是扩大能够参与证券私募发行投资的投资人群体,同时也使私募发行人拥有更多资金来源。
Continue Reading 美国证交会对私募投资人资格进行了重大修订

2020年9月8日,全球法律服务市场研究机构Acritas公布了2020年亚太律师事务所品牌指数榜单,金杜律师事务所获评第一名品牌律所。纵览近年来该榜单结果,金杜始终稳居前两位,此次是继2014年和2016年之后第三次位列榜首。
Continue Reading 金杜获评Acritas 2020年亚太律师事务所品牌指数榜单第一名

共同担保是指对同一个债权存在多个保证,或者多个物的担保,或者既有保证又有物的担保的情形,实务中通常分别称之为共同保证,共同物保,人物混合共同担保。内部追偿权关注的问题是,一个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是否有权要求其他担保人承担相应份额的责任。分述如下:
Continue Reading 担保疑难问题:共同担保的内部追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