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9日,经国务院批准,商务部颁布《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下称“《阻断办法》”)并由商务部条约法律司负责人以及权威专家以答记者问的方式对《阻断办法》的出台背景、制度设计和对企业的影响做出解读。[1]
Continue Reading 《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解读

继2020年9月11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针对私募基金监管发布《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后,经充分听取各方意见,日前证监会正式发布了《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规定》)。《规定》是继2014年《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以来,首个由证监会发布的直接针对私募基金业务的监管规范,是证监会为防范化解私募基金行业风险、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的重要举措,表明了证监会加强对私募基金监管的态度。
Continue Reading 证监会《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正式发布

作为我国生物安全领域首部基本法以及新国家安全法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生物安全法》,即将于2021年4月15日正式实施。为配合《生物安全法》的实施,2021年12月26日,《刑法修正案(十一)》历经三次审议,最终被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并即将于2021年3月1日正式实施。本文将从生物安全视角,针对《刑法修正案(十一)》中新增的三类生物安全犯罪相关规定进行简要评析。
Continue Reading 生物安全犯罪首次入刑,简评《刑法修正案(十一)》

根据仲裁的基本原理,仲裁主管的前提和基础是当事人的合意,仲裁协议效力只约束仲裁协议当事人,而对协议以外的第三人没有约束力。但是,因为实践中商事交易往往具有复杂性和创新性,而法律法规的发展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因此有必要对特殊情形下仲裁协议对第三人的效力问题进行讨论。结合法律、司法解释及最高人民法院案例,笔者对办案中遇到的几种特殊情形,分析如下。
Continue Reading 民商事诉讼、执行疑难问题系列三:仲裁协议的效力能扩张到第三人吗?

在合伙型基金中,财产分配的约定及实施将直接影响投资者的利益,特别是在合伙型基金投资期结束后,投资者对兑付的期待与无法完全/部分变现退出之间的矛盾会集中凸显。就此,由于合伙型基金本质上属于合伙企业,我们试图结合司法实践,从合伙企业财产可分配的范围、阶段和程序等常见争议出发进行初步探讨,以期对合伙型基金的财产分配纠纷处理有所助益。
Continue Reading 基金争议解决(八):合伙型基金如何分配财产和收益

为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决策部署,落实国务院于2019年9月30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修订稿)》(以下简称《条例》),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保监会”)于2020年12月31日发布了《关于修改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澄清及明确了《条例》出台后实践中遇到的多项问题,如外国保险集团公司和境外金融机构的认定、资质要求等。我们简要分析如下:
Continue Reading 外资保险公司监管新规征求意见稿:一文读懂《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的修订

随着各商业银行陆续设立理财子公司并开始以理财子公司为主体开展理财业务,整个理财产品销售市场正在发生根本性变革。根据我们服务于市场上多家理财子公司的经验来看,目前大部分理财子公司的业务刚刚起步,尚未建立自己完善的销售渠道,委托母行代销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主流;并且相较于之前,理财子公司委托的代销机构也不再仅仅局限于母行,而是已经由单一母行代销拓展到其他商业银行。值得一提的是,在互联网经济的大环境下,互联网银行和民营银行此前通常将其同一体系内的互联网平台作为所代销理财产品推介宣传的重要渠道。
Continue Reading 销售有道 稳健起步:理财子公司产品销售新规简析

2020年1月,中美两国正式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经济贸易协议》(下称《中美政府经贸协议》)。该协议第一章的内容便是关于两国如何落实知识产权保护。其中第二节明确了中美双方须从商业秘密责任人范围、禁止行为范围、举证责任、阻止使用商业秘密的临时措施、启动刑事执法的门槛、刑事程序和处罚以及保护商业秘密和保密商务信息免于政府机构未经授权的披露等方面加大商业秘密保护力度。
Continue Reading 侵犯商业秘密犯罪的类型化认定 ——侵犯商业秘密犯罪立法与司法修订的要点解读及简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