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微信禁令生效仅几小时之后,一名联邦法官发布了一项法院临时禁令(请扫下方二维码查看法院临时禁令)以阻止微信禁令的生效。这项法院临时禁令将在微信禁令的诉讼期间持续有效,直至获得对微信禁令诉讼的最终判决结果或由高级法院推翻该项禁令。
Continue Reading 美国关于微信使用的新限制

随着2020年9月19日中国商务部正式公布施行《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下称“《规定》”),中国自去年5月开始的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立法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作为中国首个具有贸易管制与制裁性质的黑名单制度,相信不少跨国企业对于《规定》实施后的后续执行与监管尺度也十分关心,我们在这个周末也接到了不少客户就新规内容的询问。在此,我们结合现行《规定》内容,以及境外相关国家与地区在贸易管制领域中反抵制的相关规定与实践经验,就《规定》施行后在具体执行中可能遇到的一些大家共同关注的问题抛砖引玉,也欢迎大家共同探讨。
Continue Reading 抛砖引玉,四个问题探讨中国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

作者:丁文联、吴佳、谭晓明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20年9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简称《正式发布稿》),并已于9月12日正式施行。相较于6月10日发布的《关于审理商业秘密纠纷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简称《征求意见稿》)及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07年司法解释》)相关条款,正式发布的司法解释文本发生了不少变化。
Continue Reading 商业秘密保护新动向(上) ——简析商业秘密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到正式发布的变化

作者:黄春光 何芬、周子扬、林耀 金杜香港办公室

近年来,“健康中国”已经提升为国家战略,生物技术/医疗健康行业(下称“医疗领域”)已成为中国[1]投资并购市场的热点。根据清科集团的统计,2019年中国医疗领域完成人民币创投融资1,228宗,美元融资248宗,5年内分别上涨了81%和49%。中国医疗领域潜力巨大,投资并购交易活跃,外商投资兴趣高涨,但是,外商投资医疗机构、人体干细胞与基因诊疗等领域一直以来都存在监管与限制。
Continue Reading 疫情下医疗领域之外资准入——机遇or挑战?

作者:范凯敦石璧宁  刘殷玮  KWM香港办公室

2020年9月2日,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发表了《有关建议优化开放式基金型公司(OFC)制度的咨询总结及有关客户尽职审查规定的进一步咨询》(咨询总结)。咨询总结归纳了业界的反馈以及证监会对其于2019年末发表的咨询文件[1](咨询文件)的回应。
Continue Reading 香港证监会引入优化措施进一步推进开放式基金型公司制度

作者:王宁 王维 金融资本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1.《金控办法》的出台背景与适用范围

2020年9月11日,国务院公布《国务院关于实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决定》(国发〔2020〕12号,简称“《准入决定》”),对金融控股公司的准入设定行政许可,并规定了准入标准及相关准入程序,授权中国人民银行根据《准入决定》制定有关金融控股公司设立条件、程序的实施细则,组织实施监督管理,采取相关审慎性监督管理措施。据此,中国人民银行公布《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20〕第4号,简称“《金控办法》”),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督管理制度进行了全面规定。
Continue Reading 强监管下的规范发展之路:《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核心解读

作者:田晖郑银莹、李佳、王珲 公司业务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引言

中国商务部在9月19日上午11点在其官方网站正式公布了《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并且自公布之日起实施。根据《规定》,外国实体一旦被列入清单,将主要面临两个方面的后果:一是,该实体存在不可靠风险将被“广而告之”,引起相关交易方的警惕;二是,该实体还需就其行为承担相应后果,包括但不限于在贸易、投资、人员及交通工具入境等方面被采取相应的限制或者禁止措施。由此,引发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本文将通过问答形式,针对《规定》的核心内容进行解读。
Continue Reading “靴子落地”中国《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发布

作者:张晓霞  知识产权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20年9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向社会公布了《关于审理专利授权确权行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一)》(下称“《规定》”),该规定于2020年9月12日起施行。在起草该规定的过程中,曾于2018年7月、2020年4月两次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最终成稿,这也是最高人民法院第一次就专利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审理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作出规定。
Continue Reading 简评《关于审理专利授权确权行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一)》

继2020年9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正式施行,9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以下简称“《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司法解释(三)》”)也生效实施,当中对侵犯商业秘密的手段行为、造成重大损失的标准、认定损失及违法所得的计算方法,做出更为细致周密的规定。最高司法机关的连续释法,体现了国家织密法网、重拳出击保护商业秘密的决心。
Continue Reading 如何挽回损失——刑事手段保护商业秘密的困境与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