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雷继平 李时凯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目前,通道业务在资产管理行业总规模中占有一定比例。《资管新规》要求:“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这进一步引发了关于通道业务中相关合同效力、管理人(受托人)义务与责任的讨论。 Continue Reading 资管新规:通道业务中管理人的责任风险和应对

作者:雷继平 李昕倩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所谓“名股实债”,按基金业协会在《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备案管理规范第4号》中下的定义,是指“投资回报不与被投资企业的经营业绩挂钩,不是根据企业的投资收益或亏损进行分配,而是向投资者提供保本保收益承诺,根据约定定期向投资者支付固定收益,并在满足特定条件后由被投资企业赎回股权或者偿还本息的投资方式。”对这类名实不符的交易安排,司法裁判的立场为何? Continue Reading 资管新规:名股实债的裁判规则

作者:黄建雯   金杜律师事务所 商务合规部

  • 多项中央动态引发关注, 海南医药健康产业盼全面发展

 

2018年对于海南医药健康产业而言是意义非凡的一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以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指导意见》”)都对海南医药健康产业发展予以重点关注。不仅如此, 4月2日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在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暂停实施<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有关规定的决定》(“《决定》”)将医疗机构临床急需且在我国尚未注册的进口医疗器械事项上的审批权正式下放海南省政府。习总书记的讲话和《指导意见》中透露的顶层战略,以及《决定》所给予的分量十足的法律变通,都昭示着中央推进海南医药健康产业发展的决心和海南医药健康产业的巨大潜力。 Continue Reading 聚焦海南医药健康产业政策

作者:赵显龙林嘉、张漠、陈俊文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引言

近几年来国内资管业务发展迅速,为保障投资者的资金安全,金融机构在设计资管产品时往往尽可能地要求被投资者提供各类增信措施,进而除抵押、质押、保证等常见的担保形式之外,各类变相担保措施不断涌现,并陆续接受司法审判和检验。为此,我们立足于已有的争议解决实务经验,对资管产品中较为特别的两类变相担保措施予以简要总结和评析,以期协助各方了解该等变相担保措施在司法实践过程中可能面临的相关诉讼风险,同时反思相关资管产品的结构设计及诉讼策略。 Continue Reading 资管产品所涉变相担保问题评析及建议

作者:冯素芳、孙兴   金杜律师事务所 日本海关业务

编者按:

近期,海关在全国范围内对企业向境外支付特许权使用费的情况开展专项稽查,稽查进口货物完税价格中是否存在少报漏报应税特许权使用费的情况。对外支付特许权使用费金额较大、同时有产品或设备进口的企业将被海关重点关注,要求开展自查或实施稽查。应对专项稽查专业性强,技术难度高,涉及的法律问题错综复杂,企业一旦应对不当,可能导致被补征高额税款,同时对集团内其他关联企业产生负面的连锁反应。本系列围绕专项稽查涉及的重要、疑难法律问题以及双方争议的焦点等,进行分析探讨,尝试把握海关对特许权使用费稽查的思路、方法和关注重点,旨在帮助企业制定现实可行的应对方案或预案,降低合规风险。本篇为该系列的第三篇,作者将对特许权使用费稽查中最关键也是最为复杂的法律问题,即“什么情况下特许权使用费应计入进口货物完税价格进行征税”,进行简明扼要的梳理。祝您阅读愉快! Continue Reading 特许权使用费应税的条件—海关特许权使用费稽查,你准备好了吗?

作者:关峰 朱嘉寅 唐路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中小企业私募)在司法实践中会遇到哪些常见问题?且听我们第一回分解。
 
 
自1981年起,中国债券市场经历了恢复发行国债,成立交易所债券市场,建立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体系,以及不断创新发展债券市场产品的历史阶段。迄今为止,以银行间债券市场为主,交易所债券市场和商业银行柜台市场为辅的债券市场体系已经形成并不断完善。 Continue Reading 公司债券司法实践常见问题一:刚性兑付破灭后如何优化管辖

作者:尤杨、蔺楷毅、赵之涵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

“海富投资案”曾在PE业内引起热切关注,各方对本案的讨论直至最高人民法院于2012年末做出再审判决后方告一段落。最高人民法院最终摒弃了原二审法院机械地将PE投资认定为“名为联营,实为借贷”的观点,在肯定PE这一投资模式的基础上,综合考量项目公司、项目公司债权人、项目公司其他股东等各方权益,就对赌协议的效力做出综合判定,区别对待与项目公司对赌和与其股东对赌的效力,有条件的肯定了项目公司股东间对赌协议的合法性[1]Continue Reading 信托实务专题之(六):《对赌模式与股权投资类信托计划的“跨界”结合

By Qian YaozhiXia Dongxia, Liu Xiangwen & Zhou We King and Wood Mallesons’ Dispute Resolution Group

The Haifu Case is the first case in China where a court has denied the validity of an agreement containing a valuation adjustment mechanism (“VAM Agreement”). It has caused drastic reactions in the PE industry, and not surprisingly, the retrial of this case by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of China (the “Supreme Court”) has also attracted intense public attention. Recently, the Supreme Court has given its retrial judgment, where the Supreme Court (i) corrects the lower courts’ decisions that completely deny the validity of the VAM agreement, and (ii) distinguishes VAM agreements between shareholders and the company from that between the shareholders only, and affirms the validity of the latter. This retrial judgment can be expected to have considerable influence on the controversial issue of validity of VAM agreement, and to generate significant implications for PE investors as for how to protect their interest. Continue Reading The Haifu Case Review –Interpreting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s Retrial Judgment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PE Investors

作者:钱尧志 夏东霞 刘相文 周伟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

海富投资案作为国内首例判决认定对赌协议无效案件,一度在PE界引发轩然大波,最高法院对该案再审的走向也一直受到各界热切关注。近日,最高法院对海富投资案作出再审判决,纠正了一、二审法院完全否认对赌协议效力的认定,区别对待与公司“对赌”和与股东“对赌”的协议效力,肯定股东与股东之间对赌条款的合法有效性。最高法院该再审判决无疑将对富有争议的对赌条款效力问题起到示范、参考作用,并对PE投资者保护投资权益具有重要启示作用。

一、案情回顾

(一)案件始末

2007年,苏州工业园区海富投资有限公司(“海富公司”)作为投资方与甘肃众星锌业有限公司(后更名为“甘肃世恒有色资源再利用有限公司”,“世恒公司”)、世恒公司当时惟一的股东香港迪亚有限公司(“迪亚公司”)、迪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陆波,共同签订了《增资协议书》,约定海富公司以现金2000万元人民币对世恒公司进行增资。 Continue Reading 海富投资案:解读最高法院再审判决及对PE投资者的启示

By:King and Wood Mallesons’  PE Dispute Resolution Group

The case Haifu Investment Co., Ltd, vs. Gansu Shiheng Non-Ferrous Recycling Co., Ltd and Hong Kong Diya Limited for the defendants’ failure to perform the investment compensation clause under the “valuation adjustment mechanism” (“VAM”), which has drawn high public attention, was finally determined. After its retrial, the PRC Supreme People’s Court (the “Supreme Court”) rendered the final judgment ruling that the old shareholder, Hong Kong Diya Limited, shall bear the compensation liability for the investor. Continue Reading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Overruled the Lower Court’s Decision on the Haifu vs. Gansu Shiheng C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