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A股IPO审核趋严且新规频出。中国证监会和深交所分别于2021年1月29日和2月5日出台《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和《关于启动合并主板与中小板相关准备工作的通知》。在试点注册制的背景下,这无疑是践行“零容忍”和“建制度”的重要一环。随后,为了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改革继续平稳推进,中国证监会又重磅推出《监管规则适用指引——关于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IPO股东信息披露新规”或“《指引》”)。IPO股东信息披露新规剑指“突击入股”、“影子股东”等A股IPO中的重要事项,引起了业内人士强烈反响。本文将以问答形式从A股IPO企业及PE基金的不同视角对《指引》进行解读。
Continue Reading 私募基金与上市公司系列(五):IPO股东信息披露新规之十问十答

2020年3月6日,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创业投资基金股东减持股份的特别规定(2020年修订)》(下称“新《创投基金股东减持规定》”),针对原规定的“痛点”“对症下药”,对创投基金适用反向挂钩政策进行了有的放矢的松绑。
Continue Reading 私募基金与上市公司系列(二):拨云见日,创投基金减持新规解读

2020年2月14日,市场期盼许久的《再融资新规》闪亮登台。包括锁价重启、底价下调、锁定缩短及规模上调等一系列优惠组合拳,使定增重新成为市场热捧的再融资产品。
Continue Reading 私募基金与上市公司系列(一):新规下PE玩转定增的法律锦囊

由于具有非公开性、不设行政审批以及信息披露特殊的特点,且运作过程中牵涉主体、流程较多,私募基金在募、投、管、退的各个阶段均隐含着诸多刑事法律风险。本文结合相关刑事案例处罚概况,针对近期私募基金领域刑事风险的热点话题进行简要评述,以与行业同仁分享和探讨。
Continue Reading 私募基金刑事风险热点问题聚焦

基金在进行股权投资时经常会遇到国资监管问题,我们将根据我们在现实案例中的经验,围绕投资交易中常见的国资监管问题出一系列文章,分别是:
股权转让所涉国资问题分析
企业增资所涉国资问题分析
基金“募投退”所涉国资问题分析
常见投资条款在国资交易中的适用

Continue Reading 国资监管与PE投资专题系列

问答系列二:红筹结构怎么搭
—————————————————
我们在问答系列一中已就红筹的内涵做了一定介绍,本问答系列二中,将就红筹结构搭建过程中涉及的几个关键概念进行阐析,也是大家容易混淆或产生误解的知识点。

Continue Reading 境外上市 | 红筹结构解密:红筹业务问答手册(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