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7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香港政府)颁布《2018年税务(豁免基金缴付利得税)(修订)条例草案》(《草案》),以引入针对现时适用于合资格私募基金的利得税豁免的修订。业界参与者普遍视《草案》为改革和厘清适用于在香港营办的合资格基金的税务制度,和提升香港作为国际性和地区性资产和财富管理中心的地位的重要一步。《草案》在2018年12月12日提交立法会,预料相关修订将在2019年4月施行。
Continue Reading

房地产开发企业从获得土地到顺利完成项目开发建设均需要大量资金,而随着政府连续出台严厉的调控政策,房地产行业原有的银行、信托等融资渠道逐渐收紧,而私募基金则在近年来大规模发展,为此房地产和私募基金顺势结合。我们理解,地产私募基金是通过为房地产开发企业提供项目资金融通、风险管理等增值服务,通过被投资项目销售、转让、租赁和资产证券化等方式回收资金、获取收益的私募基金。与一般私募基金相比,地产私募基金在法律适用、监管合规、投资方向、管理运营等方面均具有自身的特点。
Continue Reading

引言:在我国金融行业分业监管的体制下,不同类型机构开展同类业务的行为规则和监管标准不一致,且在机构监管理念下很难实现对资产管理业务的全流程监控和全覆盖监管,资产管理领域由此滋生隐匿底层资产,产品嵌套、通道业务乱象丛生。为避免前述情形带来的金融风险,各监管部门逐步提出了穿透核查底层资产的要求,本文将就私募投资基金的底层资产类型及监管要求作简要介绍。
Continue Reading

2018年6月28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和中国商务部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2018年版负面清单”)。与《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修订)》(“2017年版产业指导目录”)相比,2018年版负面清单全面放开了对航运、造船行业的外商投资限制。
Continue Reading

目前,通道业务在资产管理行业总规模中占有一定比例。《资管新规》要求:“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这进一步引发了关于通道业务中相关合同效力、管理人(受托人)义务与责任的讨论。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雷继平 李昕倩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所谓“名股实债”,按基金业协会在《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备案管理规范第4号》中下的定义,是指“投资回报不与被投资企业的经营业绩挂钩,不是根据企业的投资收益或亏损进行分配,而是向投资者提供保本保收益承诺,根据约定定期向投资者支付固定收益,并在满足特定条件后由被投资企业赎回股权或者偿还本息的投资方式。”对这类名实不符的交易安排,司法裁判的立场为何?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