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军  龙华中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近年来,对知名的企业名称实施“傍名牌”、“搭便车”等不正当竞争行为屡见不鲜,如将知名企业名称的字号或简称注册为商标或者字号,该等行为不仅严重扰乱市场正常的竞争秩序,还对企业名称的权利人以及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造成严重损害。

2017年11月4日,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下称《新反法》)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通过,并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与1993年公布和施行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下称《旧反法》)相比,《新反法》第六条第(二)项对企业名称的保护作出了不同规定。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冯晓鹏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顾问

跨境电商网络虚拟化、交易远程化的特点让部分商家在知识产权(尤其是商标权)问题上产生了“搭便车”的侥幸心理。但跨境电商不是法外之地,中国海关以及众多知识产权密集型企业已经愈发重视在电子商务领域中的知识产权保护。2016年,全国海关共采取知识产权保护措施1.95万余次,实际扣留进出境侵权嫌疑货物4205.82万余件,截至2016年底,在海关总署备案的中国企业的知识产权达27873项,占全部生效备案的52.51%。
Continue Reading

By He Fang King & Wood Mallesons’ Diapute Resolution group.

In today’s mobile internet era, social media channels such as Weibo and WeChat have become an essential tool in most enterprise companies’ marketing arsenals. However, enterprises often fail to pay enough attention to copyright issues when operating their official accounts. The 2016 White Paper on WeChat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released by Tencent, shows that there were more than 13,000 intellectual property complaints relating to WeChat during 2015, of which more than 40% were copyright-related[1].
Continue Reading

作者: Meg Utterback 金杜律师事务所 Tara J. Plochocki  Lewis Baach律师事务所

utterback_m中国银行纽约分行(简称“中行”)于2010年和2011年先后两次收到法院传票,所涉案件是由古驰(Gucci)、巴黎世家(Balenciaga)、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和葆蝶家(Bottega Veneta)等奢侈品公司提起的商标侵权诉讼。原告要求中行提供被告造假者的中行账户的所有相关文件,包括存放在中国境内的文件。中行声明反对原告的诉请,称未经授权披露客户账户信息将使中行违反相关中国法律。就在上个月,这场耗时五年,中行旨在力争保护客户隐私并遵守中国法律的拉锯战宣告终结。这五年间,中行两次上诉,两次被裁定藐视法庭,还在中国就此单独提起诉讼。2015年11月,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提高了因中行不服从法院指令而产生的罚金。该法院出具一份指令,对中行处以每日5万美元的强制性罚金,直至中行遵从传票要求为止。截至2016年1月20日,罚金已高达100万美元,中行最终屈从,提交了来自其中国境内机构的7000多页相关文件。尽管仍不同意中行对某些文件拥有特权,但古驰于2016年4月8日告知法院,古驰已解决了与中行之间的争议。

古驰案提供了一些未来如何与美国法院打交道的启发。今后,美国法院很有可能继续要求案件相关方提交在美国境外受法律保护被禁止披露的信息,在案件或传票涉及某一实体故意利用美国代理银行账户的情况下,美国法院还可能主张其拥有管辖权。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何放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hefang识产权权利边界的具有不同于一般物权的模糊性,容易使得部分知识产权权利人产生投机心理,使得知识产权有被部分权利人滥用的可能。笔者系2003年中国首例请求确认不侵犯商标权(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诉被告英国费德里克.沃恩公司请求确认“彼得兔Peter Rabbit”不侵权)的代理律师,自首例的“彼得兔”案发生以来的十多年里,确认不侵权之诉实践不仅在司实践中获得长足的进展,而且在最高法院司法解释以及民事案件案由规定里都有所确立其“操作 标准”。然而, 一般的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在诉讼程序上由被警告的侵权人先行提起, 而本文作者评述这起典型案例,是被控侵权人施华洛世奇(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作者系该公司代理律师) 巧妙地在原告起诉侵权之后,充分利用了法院要求的诉前调解程序,易守为攻,成功使另一案件当事人美泰资本公司在其作为原告最先起诉的知识产权诉讼中根本丧失了其程序优势并导致其最终放弃了实体权利之诉讼请求。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楼仙英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

楼仙英2014年8月,知名网络大神方想的《不败王座》一字未写,就被37游戏以高达810万元的价格拍得其手游改编权。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不只关乎到版权问题,更为关键的是版权该如何界定。在我们过去认知中版权很好区分,电视是电视,网络是网络,传统知识产权管理的类型(专利,商业秘密,商标,域名,著作权)也易于辨别。

传统知识产权客体的载体是有形的,在知识产权的确认、授权、处分、转移、保护等诸多环节中,这些有形载体的存在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网络空间,知识产权的载体表现为数字信息,人们可感知的只是数据和影像。如果说知识产权客体的无形性已经给知识产权侵权的认定与保护带来了较之有形财产权复杂得多的问题,那么在网络时代,这些资源的无形性和不确定性更增加了知识产权保护的难度。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李中圣 雷鹏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

untitled概述

在诸如无线通信这样的行业中,行业的产业结构和产品特性决定了与产品相关的基础专利均会被纳入标准化组织制定的相关标准。潜在被许可人或侵权者制造的产品,欲符合上市要求,必须符合标准,从而也必然会实施标准中包含的必要专利。必要专利的许可市场,因其不可替代性而成为各国反垄断执法机构关注的对象。

因此,对于那些持有大量标准必要专利的跨国公司来说,在中国提起专利侵权诉讼之前,除应考虑专利侵权诉讼中通常具有的败诉风险之外,还应充分评估中国反垄断法对专利权行使之可能的限制。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瞿淼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诉讼

2014年10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新闻发布会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且《规定》自发布次日即行生效。最高院并同时公布与此相关的八大典型案例,引起广大网友和媒体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本文从如何运用该规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角度对《规定》解读如下:

一、法人、其它组织及自然人皆有维权依据

《规定》第一条明确规定,该规定适用范围为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的民事纠纷,该等人身权益包含姓名权、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从以上规定可以看出,法人及自然人皆可根据此进行维权。对于企业法人,其依据《民法通则》等法律保护的人身权益包括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