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引发了国内外企业的“裁员潮”。随着疫情在全球的持续蔓延,尽管国内疫情防控取得积极成效,部分行业的企业仍然面临着较大的生产经营压力,不得不考虑进行裁员。面对疫情对劳动关系领域带来的新挑战,自今年3月以来,全国各地裁审机构接连出台了疫情防控期间劳动争议案件处理的相关指引,其中涉及企业受疫情影响与员工解除劳动关系这一类劳动争议案件的审理原则,释放出相关劳动争议裁审尺度的新信号。
Continue Reading 疫情之下,企业裁员新风向

王某与A公司于2015年4月27日签订《劳动合同》,同时签订了一份《员工股权激励协议》(“股权激励协议”),约定A公司授予王某公司股份期权,并将在各年度考核期内对其进行绩效考核,若王某考核结果达标,则相应期权可以按协议约定的方式行权。
Continue Reading 案例评析| 员工与公司就扣缴股权激励个税产生纠纷,能通过民事诉讼解决吗?

作者:李馨 杨洋 金杜律师事务所

自新型冠状病毒被证实具备人传人的特征后,为全面落实和推进新型肺炎感染的防控工作、阻断病毒传播途径,先是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的通知》(国办发明电〔2020〕1号)文件,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至2月2日,接着各个省市纷纷出台文件延迟企业复工复业的时间,以避免人员大规模流动与聚集。截至目前,延迟复工时间最长的省份是湖北省(不早于2020年2月13日24时),其他省份大多不早于2020年2月9日24时。然而,疫情之下责任重大,企业应对风险亦是如履薄冰、若冬涉川,目前看来即便地方政策规定的延迟期满,很多企业、行业仍然在考虑进一步自行延迟复工的时间(如下图[1]),或者即便复工之后,从外地返回办公所在地的员工也需要在家自行隔离14天之后再进入办公地点。如此一来,真正能够返回办公室实现正常工作的日期因各类情形仍然在进一步推后。然而企业的经营如人之心脉、山之流水无法中断,因此客观条件之下,远程办公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企业在疫情期间尽力维持运转的新常态。


Continue Reading 疫情防控丨远程办公,你准备好了吗?

作者:尹居全 张元浩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是《社会保险法》、《劳动合同法》明文规定的用人单位应当承担的法定义务。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的规定,用人单位未履行该法定义务导致的后果之一是劳动者以此为由离职的可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用人单位多会依法为劳动者建立社保账户,但实务中未依法足额缴纳社保的情形屡见不鲜。对于未足额缴纳社保是否属于前述规定中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情形,法律并未明文规定,殊不知,实务中各地对此规定不一,用人单位仍可能面临被员工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的风险。
Continue Reading 未足额缴纳社保导致员工离职须支付经济补偿金?

作者:姜俊禄 吴梦秋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根据《法制日报》10月24日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分别向广东、云南、江西、海南、福建5个地方人大发函,建议这五地根据本省实际情况对地方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有关企业对其超生职工给予开除或者解除劳动合同的规定适时作出修改。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有关部门负责人认为,因现实情况与立法之初相比发生了重大变化,执行相关地方人口与计生条例的有关规定时,原则上应适时作出调整。对于暂时难以调整的,在执行上也应有所变化,至少应减缓执行力度,以适应时代和政策变化,适应改革发展要求,这也是立法体现适当性的必然要求。 
Continue Reading 计划生育新时代:超生还会丢工作吗?

作者:徐晓丹 张晶晶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前一阵,女演员袁立长期救助尘肺病人一事进入大众视野,尘肺病人的生存现状也再次成为热议。恰逢《职业病防治法》于2017年11月进行了颁布以来的第三次修订,本文将由尘肺病这一最常见的职业病说起,聊聊职业病防治的那些事儿。
Continue Reading 尘肺病:会呼吸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