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2020年,疫情催化下,直播行业进一步爆发式发展。一时间,企业家、央视名嘴、明星、网络红人轮番“上网”,“直播”成为当仁不让的风口。网络直播行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着实“乱花渐欲迷人眼”。从某知名网红主播销售的某传统食物疑为假货,到某知名主持人带货涉嫌刷单,再到某走红脱口秀演员双十一直播被曝虚构数据、购买流量,频发的乱象为这一新兴产业的发展打上了问号。
Continue Reading MCN合规转型:痛并快乐着的N种方式

作者:吴青 合规业务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年7月我们就上市公司环境信息公开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探讨上市公司环境信息公开如何才能“更环保”。之后的三年间,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固废法都进行了修改,修改后的三部法律对企业相关环境信息公开都增加了新的规定。另外,2020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构建现代环境治理体系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建立完善上市公司和发债企业强制性环境治理信息披露制度。2020年12月,生态环境部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也提到,“十四五”时期将推动上市公司、发债企业强制性披露环境信息[1]

鉴于相关法律对企业环境信息公开规定了新义务,相关政策对上市公司环境信息强制披露提出了新要求,我们对涉及上市公司环境信息强制披露的相关法律、法规、规章、政策等进行了梳理(具体见附表),并就相关内容摘要如下。


Continue Reading 上市公司环境信息强制披露合规要求摘要

2020年11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参见我们此前文章《平台竞争,监管加速》)。3个月来,实务界、学界、业界高度关注,在整体肯定的同时,也有不同声音提出质疑。与此同时,国内互联网平台领域出现了又一起标志性反垄断诉讼,一系列涉互联网平台反垄断执法调查也浮出水面。
Continue Reading 辨析修订,再划重点——《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解读

“一个国家的解雇制度,不仅仅是解雇制度的自身问题,也决定了该国的整个劳动法制的走向”[1]。在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之下,我国立法充分保障了劳动者选择救济途径的自主权。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与失业保障制度等社会保障制度的不断完善,劳动者选择以继续履行劳动合同作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救济方式的必要性似乎在不断降低,但是实践中仍有不少劳动者选择这一救济途径,尤其是工资较高或再次就业存在一定困难的劳动者。劳动者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法院原则上应当予以支持,但需要进一步判断劳动合同客观上是否能够继续履行。然而,目前尚无明确可以判断能否恢复劳动关系的法定标准,为此司法实践中法院大多根据案件实际情况从多种角度进行综合评定。本文主要阐述了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法律后果,并对上海市的相关司法案例进行了大数据分类和分析,以探求司法实践中如何判定劳动合同违法解除后能否继续履行,并为用人单位提供了些许建议。
Continue Reading 劳动合同违法解除后,能否继续履行? ——上海市司法实践的大数据分析及给用人单位的建议

2020年年末,经审议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十一)》新增了严重危害国家人类遗传资源安全罪,明确规定从事非法采集我国人类遗传资源或者非法运送、邮寄、携带我国人类遗传资源材料出境,危害公众健康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等行为,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此外,将于今年4月15日正式实施的《生物安全法》,也设立了有关人类遗传资源管理的专章,并就违反人类遗传资源管理规定的行为界定了严格的行政责任。由此可见,我国正在借助刑事立法以及行政立法等多种方式,加强对人类遗传资源的管理,并将之上升到新高度。
Continue Reading 人类遗传资源管理立法、执法新动态及带给企业的合规挑战

2020,这是人们会说起的一年,新冠疫情、国际大势、市场起伏。但各种不确定因素所带来的挑战并未能阻挡中国反垄断的前进步伐。在过去的一年里,反垄断法在立法、执法和司法层面都取了卓著的成果。
Continue Reading 见证2020,开启中国反垄断新浪潮 – 中国反垄断法年度回顾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新规草案”)。这是继《征信业管理条例》及《征信机构管理办法》颁布生效后,征信行业在快速发展的数字征信时代,即将迎来的一项重要新规,有望对不断涌现的征信新业态在规范层面做出澄清和回应。纵观规则全文,本次新规草案凸显了征信业务监管思路的重要变化,一方面从适用和管辖角度有意扩宽征信行业的规制范围,另一方面着重强调信用信息收集与应用、流转方面的合规要求,从而促进征信行业发展和信息主体合法权益保护层面实现平衡。此外,随着数字征信行业时代的到来,不断有新的业态参与到整体的征信业务生态,新规草案也对征信行业的新技术应用、征信业务相关参与主体提出原则性要求。
Continue Reading 数字征信时代的重要信号——征信业务新规草案解读

【随着社会经济的大发展、大融合,新型业态日新月异,国内外税收法律及征管手段与时俱进,同时社会法治理念和纳税人权利意识的不断增强,税企间存在不同理解或争议屡见不鲜,处理不当可能面临补缴税款、滞纳金甚至行政处罚、追究刑事责任的后果。税务争议越发复杂而多元化,能否成功处理税务争议对于企业的正常经营及发展壮大至关重要。
Continue Reading 税务争议解决之(一) | 税务争议解决漫谈

在2021年新年伊始,继去年下半年《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出口管制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相继发布施行后,中国在贸易合规领域又抛出了一部重磅规章——《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下称“阻断办法”),其一经发布便已引起社会和舆论的广泛关注。目前中国尚未依据《阻断办法》对具体域外法律发布禁令,《阻断办法》相关规定的执行要求也尚需等待。但是,许多企业的实际问题已经接踵而来。在此,在第一篇文章之后,我们结合目前境外的类似法规和相关案例,与大家再次探讨《阻断办法》施行后大家所重点关注的几个问题。
Continue Reading 《阻断办法》若干问题跨境比较研究

李晓、杨思源、胡长顺、吴邦驭 争议解决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引言

“企业合规”的概念因某些知名企业的事件而进入公众视野,并由此在理论界和实务界被广泛讨论。广义而言,“企业合规”的内涵包括公司治理方式、行政监督激励机制、国际组织制裁激励以及刑法激励机制等方面。刑法激励机制亦即时下热议的“刑事合规”。从世界各国的实践来看,企业通过制定合规计划,换取在涉刑案件中暂缓起诉或不起诉的结果,已经取得一定成效。
Continue Reading 企业合规不起诉的中国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