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年10月28日至29日,由商务部下属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主办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工程承包、产能合作市场机遇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本次研讨会聚集了100多位来自政府部门的领导、金融机构的专家、大型国企和优秀民营企业的总裁、国际事业部经理等业界精英,共同就“一带一路”倡议下的海外投资政策、投资环境、合规管理及合约法律风险等现实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金杜争议解决部资深合伙人吴巍律师受邀参加并发表主题演讲。 Continue Reading 金杜吴巍律师发表“中国企业海外合规风险预警”主题演讲

作者:宋瑞秋 金欣 刘瑞清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近日,专注于医疗领域的资深投资人球球收到某微信公众号的推送:“《国家职业资格目录》落地!医疗卫生领域职业资格大范围取消!”深知医疗人员职业资格对医疗机构的重要性,球球赶紧向其专注于医疗卫生领域的律师朋友求证:医疗人员职业资格不再是医疗机构设立和运营的硬性要求了?这是不是医疗机构准入条件放宽的一次重大利好? Continue Reading 医疗人员职业资格取消?别被标题党忽悠了!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随着中国政府对于商业合规领域的执法日趋严格,无论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还是在中国经营的跨国公司,均可能随时面临来自反垄断、贸易和关税、劳工就业、安全生产、环境保护、政府采购、税务、商业贿赂等诸多方面的合规性挑战。强化企业合规体系,将合规经营纳入“新常态”的管理机制已成为企业发展的一个必然新趋势。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变身合规管理达人?

作者:金杜海关与贸易合规团队

据《中国跨境电商发展年鉴(2017)》的资料显示,2016年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出口总额543.4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2.44%;进口税收总额26.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45.11%。跨境电商是近些年发展起来的有别于传统贸易经营的新兴商业模式,对于这种新模式,各政府机关(包括财政、商务、海关、商检、外汇、税务等)的监管方式也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对于跨境电商的定性及其法律责任,都尚存不同的声音。例如: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2015) 穗中法刑二初字第106号“陈某走私普通货物罪”一案,被告人陈某通过跨境电商平台竞拍日本某著名网站上销售的洋酒,控方主张,为了偷逃关税,被告人伪报商品品名和价格,偷逃应缴税款人民币983761.7元。答辩时辩护人提出如下意见:跨境电商平台日本某著名网站也参与了陈某的走私洋酒行为,并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而陈某只是从犯。但通过查阅该案的判决理由,我们发现法院回避了上述问题,并未对跨境电商平台是否构成走私犯罪表态。 Continue Reading 走私?跨境电商不可忽视的法律风险!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随着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各项规范医药医疗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政策不断出台。据不完全统计,仅去年到现在,与医保、医药、医疗相关的政策有200多条。各项政策的出台,无疑给行业内各类企业的合规运营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和挑战。 Continue Reading 医改与合规并行

作者:宁宣凤  杨楠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2017年7月13日,工信部在其官网上发布了新版《电信业务经营许可管理办法》(“新《办法》”),将于2017年9月1日起施行。新办法废止了自2009年4月10日起实施的旧版《办法》(“旧《办法》”)。相较于旧《办法》,新《办法》主要有以下三大方面的亮点和改进:

第一,适应现实,对电信业务的申请程序做了部分简化、调整,以期为企业提供更多便利。

第二,改革部分不利于电信业务和市场发展的现行规定,进一步为企业松绑,激发市场活力。

第三,建立若干项新机制,加强对电信业务日常经营行为的事中事后监管,进一步规范市场秩序。

本文第一时间对新《办法》最值得关注之处予以梳理、评析,以供广大意图或已经开展电信业务的企业参考。 Continue Reading “新”电信业务办法:更简、更活、更规范

作者:宁宣凤尹冉冉、张若寒、潘新睿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自2013年白酒案以来,反垄断执法机构一直重点关注限制转售价格的纵向垄断协议行为,先后在奶粉、眼镜、汽车、家电等多个行业做出了相关反垄断处罚。与此同时,司法领域也产生了一些具有影响力的限制转售价格民事案件,如“纵向垄断第一案”锐邦涌和诉强生案(上海市高院2013年8月1日作出二审判决,以下简称为“锐邦强生案”)等。在分析框架上,司法和行政均以《反垄断法》第十四条为基本依据,但二者的分析路径却不尽相同,尤其体现在对“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的认定与分析上。

2016年8月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针对珠海格力子公司限制最低转售价格案做出一审判决,同年12月国家发改委对美敦力限制最低转售价格案做出行政处罚。以上述两案为基础,回顾历史案例,可以看出司法与行政在分析路径上的差异,但也不难发现两者不断融合的趋势。 Continue Reading 纵向价格垄断协议的认定――行政与司法的融合

作者:刘成 柴志峰 李雨濛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刘成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 [1],提出“2017年是贯彻落实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精神和实施“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的重要一年,是形成较为系统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框架、完成医改阶段性目标任务的关键一年” 。近两年来,医药改革在定价、流通及采购环节均实施了一些新的政策,其中对于医药企业商业模式影响较大的包括以下内容: Continue Reading 医药改革背景下医药行业反垄断合规风险点探析

作者:吴巍 刘婷 朱媛媛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wu_weiliu_ting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对参与其资助项目的企业提出了很高的合规要求,并且有一套严格的审查及制裁程序。一旦被列入制裁黑名单,企业会遭受巨大的负面影响(参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严防海外合规风险》、《参与亚投行项目?不可不知的连带制裁与联合制裁》)但如果被制裁的企业积极应对,主动采取行动,仍有机会绝地逢生,免于列入黑名单。 Continue Reading 列入制裁黑名单,如何继续迈步“一带一路”?

作者:宁宣凤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ning_susan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是一个建立和健全现代市场体系的过程,随着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成为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2017年,中国迈入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第二年,“市场”和“竞争”是十三五规划中不可忽视的要点。十三五规划强调,健全现代市场体系,需要加快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建立公平竞争保障机制,打破地域分割和行业垄断,着力清除市场壁垒,促进商品和要素自由有序流动、平等交换[1]

由此可见,十三五规划前所未有的重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同时,政府也采取和加强各项监管措施严控扰乱市场的各项风险,以法律为手段保障市场经济的有序运行,力图解决市场外部性问题。反腐败、劳动、税务、反垄断、环保、海关等合规问题成为政府严格把关的重点。因此,强化企业合规体系,将合规经营纳入“新常态”的管理机制已经成为企业发展的一个必然新趋势。 Continue Reading 十三五“新常态”下企业营商的合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