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发改委”)在其网站上发布《境外投资常见问题解答》(“问题解答”),对《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11号令”)适用中常见的61个问题作出解答。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该问题解答对敏感类项目的适用范围作出了限制性的解释。

Continue Reading

作者:熊进 张茵莉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并购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商务部”)于4月16日发布了《境外投资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对《境外投资管理办法》[1](“商务部5号令”)进行修订,并公开邀请社会公众在2014年5月15日前提出反馈意见。

征求意见稿的出台,距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发改委”)于4月8日颁布《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办法》(“发改委9号令”)仅一周时间[2]

至此,继国务院于去年12月2日颁布《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3年本)》(“2013年目录”),提出对中国企业境外投资核准体制进行重大改革后[3],市场终于迎来境外投资最重要的两大管理部门 — 发改委和商务部分别推出具体配套措施。
Continue Reading

作者:熊进Paul Schroder、Edward Tudor

清华紫光集团(紫光)收购港交所上市企业锐迪科微电子有限公司(RDA)一案中所取得进展,彰显了中国政府在十二月份出台的、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松绑政策所产生的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下称“国家发改委”)通常只就一个海外收购项目颁发单一“路条”的不成文政策是否仍然有效,仍然有待进一步观察。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法律合规组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中国政府部门对一家著名的英国跨国药企采取的一系列行动不断登上了国内和国际媒体的头版头条。中国公安部于7月11日正式宣布,该公司的部分高级管理人员涉嫌为增加产品销量,而通过旅行社向政府官员、医院、医生和医疗行业协会等大肆行贿,目前已对相关人员展开刑事侦查。另外,该声明还指出该公司的一些高管及员工同时涉嫌收受供应商的商业贿赂。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宁宣凤、刘佳、尹冉冉

2013年2月22日,贵州省物价局公布处罚决定,就中国知名的高端白酒国有企业贵州茅台的固定转售价格行为,对其处以2.47亿元人民币的罚款。同一天,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四川省发改委”)也公布处罚决定,基于相同的理由,对另一家中国知名的高端白酒国有生产企业五粮液公司,处以2.02亿元人民币的罚款。贵州省物价局和四川省发改委均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改委”)的地方执法机构,根据《反垄断法》的授权,负责与价格相关的(包括固定转售价格行为在内)垄断协议执法工作。

此两起处罚决定一经公布,即刻引起巨大轰动。这是中国反垄断执法机构首次根据《反垄断法》对固定转售价格行为予以处罚。此外,两笔罚款的总金额高达4.49亿元人民币,也是迄今为止中国反垄断执法史上金额最高的罚款。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