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常俊峰 甘雨来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还在严打内幕交易吗

近年来,内幕交易一直是证监会关注的重点问题,进入到2017年,打击内幕交易更成为证监会稽查的首要核心工作。根据《证监会2017年上半年案件办理情况通报》,2017年上半年,证监会启动初步调查和立案调查共302起,内幕交易新增案件140起,占全部案发数量的46%。其中,证监会共对104起内幕交易线索启动初查,正式立案调查36起。2017年7月7日,证监会更是发布了专项执法行动第三批案件,矛头直指内幕交易。
Continue Reading

作者:莫里斯&麓伯&莱荔  

今年8月,由于欺诈发行受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证监会”)天价罚单的欣泰电气将正式从A股退市,且永不得重新上市,成为创业板“退市第一股”。一个IPO项目出现问题,不仅发行人需要承担责任,其中介入的中介机构也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理脉于上周发布了近五年来律师事务所证券业务行政处罚情况,在此基础之上,本次理脉根据先前整理的行政处罚案例和违规事由,结合证监会现行监管规则,梳理了近四年来涉及IPO项目证监会做出的行政处罚案例,形成本文研究成果,以供企业、证券从业机构、律所参考。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关峰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7年7月20日,司法部发布《关于进一步拓展创新公证业务领域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意见》。同期发布的还有四个分别针对金融、知产、司法辅助和服务方式领域的配套文件,包括《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中国银监会关于充分发挥公证书的强制执行效力服务银行金融债权风险防控的通知》(下称“《76号通知》”)。《76号通知》引起了金融机构的广泛关注,我们也接到不少来自客户的询问,希望了解新规对金融机构业务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金杜海关与贸易合规团队

据《中国跨境电商发展年鉴(2017)》的资料显示,2016年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出口总额543.4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2.44%;进口税收总额26.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45.11%。跨境电商是近些年发展起来的有别于传统贸易经营的新兴商业模式,对于这种新模式,各政府机关(包括财政、商务、海关、商检、外汇、税务等)的监管方式也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对于跨境电商的定性及其法律责任,都尚存不同的声音。例如: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2015) 穗中法刑二初字第106号“陈某走私普通货物罪”一案,被告人陈某通过跨境电商平台竞拍日本某著名网站上销售的洋酒,控方主张,为了偷逃关税,被告人伪报商品品名和价格,偷逃应缴税款人民币983761.7元。答辩时辩护人提出如下意见:跨境电商平台日本某著名网站也参与了陈某的走私洋酒行为,并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而陈某只是从犯。但通过查阅该案的判决理由,我们发现法院回避了上述问题,并未对跨境电商平台是否构成走私犯罪表态。
Continue Reading

作者:肖马克  赵新华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就在不久以前,很多国际品牌轻易地授予经销商在中国市场的独家经销权还是一种较为普遍的现象。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国际品牌纷纷选择在香港落地,对于他们来说,当时的中国大陆不仅地理遥远且市场狭小,进入中国大陆市场为时尚早。

然而中国飞速发展的经济带来的变化令人惊叹!短短的25年间,中国从一个消费力欠缺的市场已一跃成为世界消费中心,拥有超过三亿经济地位不断上升的中产阶级消费者以及十亿的后备力量。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随着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各项规范医药医疗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政策不断出台。据不完全统计,仅去年到现在,与医保、医药、医疗相关的政策有200多条。各项政策的出台,无疑给行业内各类企业的合规运营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和挑战。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年8月,广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田”)在金杜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金杜”)的协助下,与日本骊住集团 (Lixil Corporation,以下简称“骊住”)成功签署了《股份买卖协议》。根据该协议,广田将收购骊住旗下的全球幕墙巨头意大利帕玛斯迪利沙(Permasteelisa,以下简称“帕玛斯”)全部股份,交易金额达4.67亿欧元。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雷继平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7年8月9日,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2条规定,金融借款合同“借款人以贷款人同时主张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过高,显著背离实际损失为由,请求对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予以调减的,应予支持”。

此前,2015年6月最高法院在《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26条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陈运 梁宜萱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2016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以此为始,2017年年初,主管中国金融行业的“三会(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陆续发布了一系列监管要求。其中,银监会更是在3月末至4月初的短短数十天内连发8道政令,在银行业掀起了一轮以“三(三违反)三(三套利)四(四不当)”为核心的金融监管风暴,对中国境内商业银行进行现场检查,并要求其进行自查,以排查其各项业务中存在的不合规行为。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年7月,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北汽新能源”)在金杜律师事务所的协助下,顺利完成规模达111.18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该项目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融资项目,也创造了北京产权交易所国有企业增资金额新纪录。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