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彭亚 罗文彬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仲裁案件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互负到期债务,且债务的标的物种类、品质相同的,被申请人能否在仲裁案中通过抗辩的方式主张法定抵销权,实践中存在一定争议。

一种观点认为,仲裁案件应围绕着申请人的仲裁请求进行审理,被申请人在仲裁中主张行使抵销权,涉及到被申请人债权的确认、抵销权的行使条件是否满足的确认、抵销数额的确认等,已经超越了仲裁案件本身的审理范围,被申请人应另案主张行使抵销权。 Continue Reading 关于仲裁案中被申请人法定抵销权的行使

By Monique Carroll King & Wood Mallesons’ Melbourne office

Our recent experience shows that a surprising number of Australian companies (big and small) are failing to insert arbitration clauses into their contracts when the counter-party does not have a presence in Australia. In most cases, this means that the contract will not be enforceable against the counter-party should they act in breach of it. If your business has not developed a strategy or understanding for using arbitration clauses in contracts with a cross-border element – please continue reading. Continue Reading Overseas Express丨AU Insight: Not Using Arbitration? Beware!

作者:戴月 赵天沅 项潇雁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8年3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执行规定》”)正式施行。继2017年1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院”)颁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仲裁司法审查案件报核问题的有关规定》(以下简称“《报核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审理仲裁司法审查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审查规定》”)两个司法解释后,《执行规定》对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及仲裁裁决撤销、不予执行案件的实践操作进行了进一步的规制。  Continue Reading 支持与监督并行:新规下的仲裁裁决执行

作者:王悦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兼谈《合同法》第402条在仲裁中的突破与适用。

四年多前的某个午后,叶渌律师将我叫到会议室,合伙人张梅律师已经在会议室了,客户乍一看有点儿像煤老板。客户说准备在贸仲(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针对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大M公司”)提起仲裁。客户来自新疆,争议果然与煤炭进口加工有关,准备在北京请律师,慕名来到所里拜会叶律师。 Continue Reading 去贸仲诉那家伙,“没有”书面仲裁协议又奈我何?

作者:迂峰 周垠 张文怡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7年12月26日,最高法院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仲裁司法审查案件报核问题的有关规定》(以下简称“《仲裁报核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仲裁司法审查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仲裁审查规定》”)。本文旨在对两项司法解释的亮点和遗留问题做简要介绍和分析。 Continue Reading 统一与创新:探析仲裁司法审查的两个最新司法解释

​作者:Paul Starr, Dorothy Murray, James McKenzie and Kendal McCarthy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17 年6月14日,香港立法会通过了《2016年仲裁及调解法例(第三者资助)(修订)条例草案》(“第三者资助草案”),对《仲裁条例》(香港法例第609章)(“仲裁条例”)作出修订,允许在香港仲裁程序中的第三者资助。由于香港准备实施改革(预期将在2017年年底生效),我们评估第三者资助草案的若干主要特征以及草案的通过对香港仲裁使用者的影响。我们同时与英格兰及威尔士的仲裁第三者资助进行比较,以确定从该司法管辖区的改革过程中可以学习到什么样的实际借鉴经验。 Continue Reading 欢迎第三者资助草案:新仲裁资助选择方法及对香港的借鉴经验
作者:滕海迪 郁青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藤海迪“一带一路”倡议很可能大幅推动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对这些企业及其“一带一路”投资中的交易相对方来说,如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将成为尤为重要问题。

Continue Reading 在中国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现实与预期

作者:刘郁武 李欣宇 刁维俣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liu_yuwu (1)近年来,我国政府积极鼓励社会资本通过PPP模式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对于特许经营事宜,地方政府与社会资本经常通过签署“特许经营协议”的方式进行合作,例如,常见的高速公路BOT项目特许经营协议。

2014年11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1](“《行政诉讼法》”)将“政府特许经营协议”纳入“行政协议”的范畴。其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或者违法变更、解除政府特许经营协议的,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行政诉讼的范围[2]。 2015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对“行政协议”的概念和范围进行了规定,明确“政府特许经营协议”属于行政协议,是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3] Continue Reading “特许经营协议”纠纷是否可以仲裁?

作者:保罗仕达、麦健思和 Nicholas Lee  金杜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

starr_p在最近发布的《第三方资助仲裁》报告书(“报告书”)中,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建议修订《仲裁条例》(第609章),以准许第三方资助《仲裁条例》下的仲裁、调解和诉讼程序。

虽然此项改革尚待香港立法会通过,但一旦通过,它可能引发资助领域的一连串行动,而过去18个月,在等待改革出炉期间,已有数名出资者在香港设立办事处。

该项改革将对建筑业带来深远影响,因为业内将继续以《仲裁条例》下的仲裁、调解和诉讼程序作为解决争议的主要方式。以下我们将探讨报告书的背景和结论,以及我们从中领略到的给香港建筑业的一些重要启示。 Continue Reading 代价是否恰当?香港第三方资助情况以及对建筑业的潜在影响

作者:保罗仕达 金杜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

starr_p概述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在带来投资机遇的同时也要求企业更谨慎地开展风险管理。在开展任何投资前,协议各方应考虑选择何种方式解决争议,并确保在合同中写入相关条款。

仲裁与诉讼相比有许多优势,尤其是有时投资者可能对最接近投资地的法院所处国家的法律体系较不熟悉。本案例分析将重点分析选择香港作为仲裁地有哪些好处。香港仲裁法中的保密性保护规定和香港仲裁裁决能在全球大多数法院强制执行对协议方来说都是关键优势。

协议各方选择香港作为仲裁地看重的还有其作为综合性的平台能够满足一带一路的需要。香港定位为基础设施枢纽,因此包括基建融资促进办公室(IFFO)在内的各大机构一直在探索如何为投资者开展一带一路投资提供支持。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