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韩粤  彭荷月  卫凌波  高思博   金杜律师事务所

在众多的私募投资交易中一个常常被基金投资人忽视的问题就是私募基金的投资是否需要进行反垄断申报。通常投资人会认为私募基金是单纯的财务投资人,既不参与目标公司的实际运营,自身也不经营与目标公司相关或相似的业务,私募基金对目标公司的投资似乎与垄断没有丝毫的关系,而就私募投资进行反垄断申报更是画蛇添足之举。但在法律层面上是这样的吗?我们希望通过这篇文章对私募基金触发反垄断申报的可能做出简要的分析,来帮助广大基金投资人对这个问题形成更为清晰的认识和理解。 Continue Reading 你的基金投资做反垄断申报了吗?

作者:聂卫东 王昭艳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业务部

“金杜遇见独角兽”是我们新近推出的专栏,将定期发布跟“独角兽”相关的各种专业、前沿的观点述评与行业观察。继上期推出“网络游戏热点法律问题系列问答”后,本期我们推出“独角兽捕手修炼手册”——高度浓缩投资过程中的真正风险点,以及如何把握那些来之不易的投资机会。我们将全部采用清单形式,严格限制清单条数和字数,希望让你在最短时间内有最大收获。 Continue Reading 金杜遇见独角兽丨上市公司和它的小伙伴PE基金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近期,聚力创新产业金融融合发展工作推进会暨苏州市创新产业发展引导基金(简称“苏州基金”)设立仪式在苏州市政府成功举行,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周乃翔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苏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沈志栋主持会议。该基金总规模500亿元,首期规模120亿元,坚持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的原则,以国家新兴产业政策为导向,采取“母基金+子基金”的运作模式,大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医疗健康、先进设备制造与物联网、消费升级与文化。基金出资由招商银行、江苏银行、苏州国发集团以及管理公司共同组成。 Continue Reading 金杜助力苏州市创新产业发展引导基金成功设立

作者: Nathalie Duguay, Tim Dolan, Ed Hall 及 Christian Schatz 金杜律师事务所法国及伦敦分所

Nathalie DuguayTim Dolan尚存争议的《另类投资基金管理人指令》(AIFMD)对在欧盟境内经营的私募股权基金和对冲基金管理人进行监管,并向经充分授权且符合AIFMD严格规定的管理人授予 “通行权”,使其可以在欧盟28个成员国管理和向专业投资人销售基金。获得“通行权”并不意味着通行无阻,例如,很多国家要求,使用通行权在该国境内销售基金前,管理人须首先注册并支付费用。但是,对于希望获得欧盟各成员国投资人资金的管理人,通行权无疑使募资更容易。

 

全文阅读,请点击这里

作者:江竞竞 王淼  金杜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

2016年9月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等四部法律的决定》(“《决定》”),其中的改革亮点为对于不涉及实施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的外商投资企业设立或变更事项,适用备案管理,负面清单由国务院发布或者批准发布。

同日,商务部公布了《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暂行办法》”),进一步细化了外商投资备案管理制度,并拟与《决定》自2016年10月1日起同时生效。

上述《决定》和《暂行办法》的生效将在很大程度上便利国际基金在华投资,主要体现在国际基金在华直接投资外商投资股权投资企业在华投资、以及国际基金与境内人民币基金的平行投资这三个方面。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傅轶 金欣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傅轶2015年5月22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和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以下简称“香港证监会”)发布联合公告,宣布自2015年7月1日起实施互认基金计划,允许获得认可的香港与内地基金在对方市场向公众投资者销售。为实施该计划,中国证监会发布《香港互认基金管理暂行规定》,允许符合条件的香港公募基金在内地注册销售(以下简称“北向基金”),与此同时,香港证监会发布《有关内地与香港基金互认的通函》,允许符合条件的内地公募基金在港销售(以下简称“南向基金”)。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Suzanne Gibson 金杜律师事务所新加坡办公室

suzanne亚洲零售投资基金市场正经历重大变革带来的阵痛,市场上出现了两大新的跨境亚洲互通机制以及香港与中国内地重大互认安排。

东盟共同投资计划框架 (ASEAN CIS Framework) 现已达成,旨在推动共同投资计划跨境交易。

如今,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的基金经理可以将本国符合条件的基金出售给这三个国家的散户投资者。  Continue Reading 亚洲基金互通:谁将成为亚洲的卢森堡?

作者:Suzanne GibsonJohn Sullivan  金杜律师事务所新加坡办公室

gibson_suntitled最近,掀起了一场全球监管改革浪潮,对资金募集产生了影响。这些变革影响深远,对基金管理人如何设计基金架构、其预期的投资者基础、基金营销的方式和地点、可能得到的报酬、可能所需的注册以及与投资者的交易均产生了广泛影响。

近期全球改革盘点:共同的监管主题

大多数新监管仍为对全球金融危机做出的反应。

世界范围内的金融服务监管者已对一些关键主题有所关注,如投资者保护、投资者适用性及复杂产品的不当销售。很多国家,包括新加坡、香港和美国,已经对“散户投资者测试”做出了改变,并且在澳大利亚也出现了关于上述的拟议改变。同时,对于金融建议的质量以及报酬安排的透明度的关注也更为密切,如澳大利亚的“未来金融建议”(FoFA)改革,英国的“零售分销评估”以及欧洲通过提议的第二次重申《金融工具市场指令》(MIFID 2)。在此之前,各个国家纷纷采取行动引入对批发基金(如私募股权基金)的许可和/或披露机制,而这些国家此前并未出现该类机制,如欧洲《另类投资基金管理人指令》(AIFMD)以及根据美国多德•弗兰克改革而引入的投资顾问许可机制。

阅读全文,请点击此处

作者:钟鑫 陈府申 金杜律师事务所银行

随着《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令第105号, 以下简称“105号令”)的颁布与施行, 契约型基金作为冲破资管业务原先的牌照壁垒的重要资产管理载体, 已经在短时间内得到了整个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

作为一种新兴的基金募集形式与载体, 契约型基金文件的起草将对于明确契约型基金的法律关系, 规范契约型基金的运作, 防范契约型基金在运作中可能出现的潜在法律风险具有重要的意义。本文即旨在言简意赅地阐释在契约型基金的文件起草中应注意的核心法律关注点, 以飨读者: Continue Reading 私募契约型基金文件起草要点

作者:钟鑫 陈府申 金杜律师事务所银行

2014年8月21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证监会”)颁布了《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令第105号,以下简称“105号令”), 105号令将自颁布之日起施行。

105号令的颁布,,标志着证监会对于以非公开方式向投资者募集资金设立投资基金(以下简称“资管业务”)这一业务模式终于构建了基本的、统一的监管标准。此前,证监会监管下的资管业务并无统一的监管标准,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等遵循着完全不同的监管政策各自为战。 Continue Reading 私募基金新规迎来资管业务新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