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信托计划中受托人对股权投资应当如何进行管理?

实践中,信托计划受托人取得股权主要基于两种情形,一是基于受托而取得股权,即委托人将自己合法持有的股权作为信托财产,转移至受托人管理和处分;二是基于投资而取得股权,即委托人先把自己合法持有的信托资金或其他财产转移至受托人,进而由受托人通过管理、运用该等受托财产,以增资、受让等方式投资取得股权并对该等股权进行管理和处分。

Continue Reading

作者:赵显龙林嘉、张漠、陈俊文   金杜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引言

近几年来国内资管业务发展迅速,为保障投资者的资金安全,金融机构在设计资管产品时往往尽可能地要求被投资者提供各类增信措施,进而除抵押、质押、保证等常见的担保形式之外,各类变相担保措施不断涌现,并陆续接受司法审判和检验。为此,我们立足于已有的争议解决实务经验,对资管产品中较为特别的两类变相担保措施予以简要总结和评析,以期协助各方了解该等变相担保措施在司法实践过程中可能面临的相关诉讼风险,同时反思相关资管产品的结构设计及诉讼策略。
Continue Reading

作者:方榕 王鹏 沙骏 邢美东 胡喆  金杜律师事务所

主题月卷首语:

走进六月,走进盛夏,迎来有些火热、有些烫手、有些焦灼的大资管系列话题。竞争、创新、混业的大资管在过去几年间助力了经济发展,《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资管新规”)的正式发布则标志着大资管行业进入强监管时代。金杜团队将回答大资管行业最受关注的问题,对热点法规、前沿问题进行深入解读,一起迎接大资管的新未来。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尤杨 赵之涵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帮助信托公司、券商、基金公司等资管机构更好地适应“强监管”环境,我们推出了金杜“大资管争议解决”专栏,后续将定期发布资管行业新规解读、与资管行业争议解决法律实务分析等文章。本期我们准备通过对《资管新规》正式文本与《征求意见稿》的对比,寻找正式文本的变化,帮助您更充分地了解《资管新规》。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雷继平 王巍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为帮助信托公司、券商、基金公司等资管机构更好地适应“强监管”环境,我们推出了金杜“大资管争议解决”专栏,后续将定期发布资管行业新规解读、与资管行业相关争议解决法律实务分析等文章。本期我们聚焦被视为对“大资管”领域的重大“手术”——资管新规。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常俊峰 胡嘉卿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11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公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指导意见》”),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指导意见》明确要求:

  • “资产管理业务作为金融业务,属于特许经营行业,必须纳入金融监管。”
  • “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
  • “打破刚性兑付监管要求”
  • “建立资产管理统一报告制度”等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尤杨 蔺楷毅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7年8月30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银监会”)正式发布《信托登记管理办法》(下称“《办法》”),自2017年9月1日起施行。《办法》与此前的征求意见稿相比,文字表述更加准确、精炼,更加注意监管部门、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信托登记公司”)、信托机构、信托委托人/受益人等相关主体之间的利益平衡,应该说已经较大程度地吸收了各方反馈意见,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变化很明显。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张保生  周伟  朱进姝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zhang_baoshengzhou_wei近期,多家媒体报道,由央行牵头、“一行三会”共同参与制定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在今年两会上,制定关于大资管统一监管的政策已经得到“一行三会”的确认,并且引发代表委员的热议。制定资管行业统一的监管框架,消除不同产品、不同监管部门产生的监管套利行为,已经在社会各界达成高度共识。大资管统一监管政策将带来什么?资产管理违法违规的主要法律责任有哪些?面临监管调查应如何应对?本文将结合我们的经验,与您分享和探讨。

大资管统一监管势在必行

近年来,我国资产管理业务规模迅速发展。银行理财产品,信托计划,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基金公司、基金子公司、保险资管公司等设立的各类资管产品种类繁多,而且不同的产品之间多层嵌套,层层加杠杆,金融交叉领域的风险不断积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