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昕 王晓雪 黄建贤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On 10 April 2018, President Xi Jinping made a keynote speech at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the Boao Forum for Asia Annual Conference 2018. He announced that China will significantly ease market access, including in the financial sector.  The next day, 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 Governor Yi Gang presented multiple measures for further opening up the financial sector and the timeline for doing so. This marks a new chapter in China’s opening-up of its financial market. It will bring new business opportunities for foreigners investing in financial institutions in China. Foreign-funde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will be treated equally with Chinese financial institutions in terms such as business scope and applications for certain licenses. We believe that foreign investors will enjoy more investment opportunities in domestic financial institutions.


Continue Reading

By Stanley Zhou and Andrew Fei King & Wood Mallesons’ Finance & Capital Markets group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announced that it will ease or remove restrictions on foreign ownership of Chinese securities and futures firms, fund managers, commercial banks, financial asset managers, life insurers and certain other financial institutions.  Subject to certain transition periods, these changes will allow foreign investors to own a majority and eventually a 100% stake in many types of Chinese financial institutions.  The announcement therefore represents one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steps China has taken to further open up the financial sector in the world’s 2nd largest economy. 
Continue Reading

作者:王小刚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前言

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 (“CRS”)成为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关注的热点已有段时间。各国各地区落实CRS的本地立法及实践现也已渐趋明朗。无论是想了解如何履行CRS下合规义务的机构,还是评估是否需根据CRS对资产持有架构进行调整的个人,现阶段的重点都应转移到对各司法管辖区CRS本地立法和实践的比较分析上。

各司法管辖区CRS本地立法所体现出的特点,总结来说是四个字:“大同小异”。在遵循CRS基本原则的前提下,在CRS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各司法管辖区都会根据本地的市场特点做出相应调整。研究大同,你可以了解CRS这一整套游戏规则背后的逻辑;研究小异,你可以找到CRS运作规则下,优化资产持有架构的路径。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楼仙英 傅广锐 龚雯怡 梁宜萱 陈运 金杜律师事务所

lou_cecilia2chen_yun016年11月7日,三易其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网安法》”)正式通过,并将于2017年6月1日起施行。作为我国第一部网络安全领域立法,《网安法》的出台影响之深远可能超出了我们很多人的预期,而对于《网安法》的理解也需要结合主管部门进一步的解释和实践操作进行深入而又持续的分析。

《网安法》广泛适用于在中国境内建设、运营、维护和使用网络等行为,该法对包括网络服务提供者在内的网络运营者需要遵守的网络运行和信息安全义务提出了明确要求。尤其需要注意的是,《网安法》特别引入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概念,并明确对金融等重要行业的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实行重点保护,要求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承担进一步的保护义务。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胡喆 陈府申 史晟杰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胡喆本文将主要探讨以融资租赁债权为基础资产的证券化交易中,有哪些值得关注的法律问题和交易机制。我们拟从两个方面开展前述探讨:首先,从融资租赁基本概念的界定出发,讨论融资租赁关系的形成及其性质;其次,针对融资租赁债权类基础资产,探讨其在证券化操作中涉及的核心交易机制。在此基础上,再结合融资租赁资产证券化的交易结构,从法律视角对融资租赁证券化实务操作过程中的业务要点进行梳理和分析,以期为未来融资租赁资产证券化的进一步规范化发展提供借鉴。

阅读全文,请点击这里       

作者: 叶永青 陈婧 宋丹丹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Ye Yongqing (Bill)结束上篇对《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营改增试点若干征管问题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6年第53号,以下简称“53号文”)中“未处理”事项的讨论,本篇就让我们来谈谈其中非常重要的限售股增值税征收的问题。限售股转让是否应该按金融商品买卖缴纳流转税?如果需要应如何确定金融商品的买入价?在53号文之前,尽管部分地区已经出台相关的地方法规或者存在限售股流转税的税收实践,但国家层面并未出台明文的税法规定,这个历史遗留问题困扰了纳税人和税务机关多年,直至53号文出台这个心结才开始被解开,该文对因股权分置改革形成的限售股、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形成的限售股、上市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形成的限售股这三种情况下的买入价作了明确规定。如果我们审视上述问题的由来,其本质是对2009年新营业税暂行条例中,对金融商品买卖业务征税规定的解释和运用问题。从税收法定的角度,营业税暂行条例结合36号文营改增的相关规定是这一征税问题的法律基础。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钟鑫 胡喆 陈府申 金杜律师事务所 金融资本部

钟鑫胡哲以收益权为标的的相关交易在中国的市场实践由来已久。与此对应, 与收益权相关的各种理论和实践的争议及讨论也层出不穷。本文拟从法律的视角, 设问与收益权有关的十个较为核心的问题,并希冀从收益权的外延出发, 结合相关法律法规, 逐步推导收益权的内涵,揭示收益权的法律性质及值得注意的相关法律风险。

为什么要创设收益权?

中国目前的收益权概念是由于实践操作的需要应运而生的。由此, 收益权的内涵设定一定程度上与收益权的使用目的有着密切关联, 并最终通过其外延归纳而得。易言之, 收益权的内涵一定程度上是约定俗成且目的导向的。据此, 了解收益权的作用对于收益权的具体实践作用和操作目的对于解读收益权的法律性质十分重要。
Continue Reading

作者:Scott Farrell, Kate Jackson-Maynes, Max Allan and Johanan Ottensooser.

farrell_s (1)jackson-maynes_k不只是比特币。

区块链,是一项起源于比特币的科技,然而其用途远远大于电子货币。对于金融业及金融市场来说,区块链的重要性体现在有远超于比特币的潜力。

区块链是一项交易记录。

“链”指的是一组交易记录,每一次新的交易紧接着之前一次的交易。所有之前交易组成的链形成了所有权。举个例子,这个“链”的作用相当于电子化时代以前的地契系统,早期的地契和契据本记载了所有的交易,包括原始的地契授予一直追随到现在的所有权。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

在本篇分析中,我们探讨如果英国于2016年6月23日投票退出欧盟(该情形一般简称为“英国退欧”),会对金融服务业产生何种潜在影响。

本文先阐述英国退欧后的若干选项,以及欧盟成员资格对金融服务的重要性,再分析英国退欧对基金管理公司、投资公司及银行等重点金融服务业的潜在影响。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叶永青 余悦 马晓煜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2ye_bill016年3月24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布了财税 [2016] 36号文,明确了营改增最后一战的具体方案。2016年5月1日起,增值税将全面扩围。金融业,作为营业税时代对营业税源贡献最大的行业之一,也将参与到本次改革中。

在新的改革方案中,根据36号文,金融业的主体将按照销售额的6%缴纳增值税,这不仅是对中国金融行业的全新挑战,由于中国很可能是经济大国中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对金融行业实施全面增值税的国家,这其实也开创了金融行业税制建设的国际先例,从而具有更为特别的含义。我的一位好友曾坚定地指出,这个行业的增值不符合增值税最基本的原理所以不应该征收增值税,然而无论是任性还是理性,我们只能从宏观和微观的角度继续观察。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