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峰 (合伙人)   戴梦皓(资深律师) 金杜律师事务所 商务合规部

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数量和规模逐年上升,中国境外发生的合规性争议也与日俱增。从近期的数个出口管制和制裁案例中,我们发现,对合规问题缺乏重视和内部合规制度的缺失构成了中国企业“中招”的主要原因。作为美国出口管制制度漫谈系列的第二篇,继上文为大家盘点了美国出口管制制度的“雷区”后,我们将在这篇中结合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的出口管理与合规计划(Export Management and Compliance Program, 简称“EMCP”)指引,来谈谈如何打造一个符合美国出口管制规范要求的企业贸易合规管理体系。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冯素芳、孙兴   金杜律师事务所 日本海关业务

编者按:

近期,海关在全国范围内对企业向境外支付特许权使用费的情况开展专项稽查,稽查进口货物完税价格中是否存在少报漏报应税特许权使用费的情况。对外支付特许权使用费金额较大、同时有产品或设备进口的企业将被海关重点关注,要求开展自查或实施稽查。应对专项稽查专业性强,技术难度高,涉及的法律问题错综复杂,企业一旦应对不当,可能导致被补征高额税款,同时对集团内其他关联企业产生负面的连锁反应。本系列围绕专项稽查涉及的重要、疑难法律问题以及双方争议的焦点等,进行分析探讨,尝试把握海关对特许权使用费稽查的思路、方法和关注重点,旨在帮助企业制定现实可行的应对方案或预案,降低合规风险。本篇为该系列的第三篇,作者将对特许权使用费稽查中最关键也是最为复杂的法律问题,即“什么情况下特许权使用费应计入进口货物完税价格进行征税”,进行简明扼要的梳理。祝您阅读愉快!
Continue Reading

作者:王峰 戴梦皓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数量和规模逐年上升,中国境外发生的合规性争议也与日俱增。从近期的数个出口管制和制裁案例中,我们发现,对合规问题缺乏重视和内部合规制度的缺失构成了中国企业“中招”的主要原因。作为美国出口管制制度漫谈系列的第二篇,继上文为大家盘点了美国出口管制制度的“雷区”后,我们将在这篇中结合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的出口管理与合规计划(Export Management and Compliance Program, 简称“EMCP”)指引,来谈谈如何打造一个符合美国出口管制规范要求的企业贸易合规管理体系。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刘新宇 金杜律师事务所海关与贸易合规团队

为平衡美国232措施给中国造成的损失,维护中国国家和产业利益,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税委会[2018]13号文),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自4月2日起,对7类共128项商品加征关税,其中,水果及制品等120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15%,猪肉及制品等8项商品加征关税25%,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拟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清单,建议对来自中国的1300种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主要涉及信息和通信技术、航天航空、机器人、医药、机械等行业的产品,年进口值约500亿美元,中美贸易战全面拉开序幕。在这场硝烟味浓重的贸易战中,中美双方祭出的都是“加税”的重磅措施,而其实施的关键则是原产地问题,即上述税委会文件中强调的“原产于美国”的特定商品,同样的,美国232措施针对的同样是“原产于中国”的商品。那么,如何认定有关货物是否原产于美国或者中国,就成为关键问题。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冯晓鹏 金杜律师事务所海关与贸易合规团队

近年来,跨境电商的迅猛发展为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这种新兴贸易业态驱动了科技创新、创造了就业机会、引领了消费潮流,如何进一步促进跨境电子商务贸易便利化又同时保证交易安全成为各国关注的热点问题。在此背景下,首届世界海关跨境电商大会的举行格外引人瞩目。本次大会也将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助力器。要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人民迅速受益于一批“短平快”的项目,就必须充分挖掘跨境电商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发展潜力。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刘新宇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业务部

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企业信用管理办法》(以下简称《海关信用管理办法》)于2018年3月7日以第237号海关总署令予以公布,将于2018年5月1日正式施行。原《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企业信用管理暂行办法》(海关总署令第 225号,2014年12月1日起施行)同步废止。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冯素芳 孙兴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业务部

近期,海关在全国范围内对企业向境外支付特许权使用费的情况开展专项稽查,稽查进口货物完税价格中是否存在少报漏报应税特许权使用费的情况。对外支付特许权使用费金额较大、同时有产品或设备进口的企业将被海关重点关注,要求开展自查或实施稽查。应对专项稽查专业性强,技术难度高,涉及的法律问题错综复杂,企业一旦应对不当,可能导致被补征高额税款,同时对集团内其他关联企业产生负面的连锁反应。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刘新宇 王峰 金杜律师事务所海关与贸易合规团队

B公司为某外资精密机械制造企业A公司于中国设立的子公司,一直从事零部件进口、组织及销售业务,境外供货商为A公司。2017年4月开始,为了进行新产品的量产,B公司开始进口部分新的零部件和原材料;此外,按照约定,B公司应当向A公司支付特许权使用费,该费用金额相当于其新产品销售额的5%。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冯素芳 孙兴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在进出口业务中,您是否曾为遭遇这样的情形感到苦闷:

  • 进出口的产品符合国家宏观战略,但该产品在进出口税则中与一般产品没有分列,享受不到优惠的关税税率;
  • 属于国家鼓励发展的产业,但在现行的进出口关税税率、出口退税率的设置上没有体现出任何优惠;
  • 想引进先进技术,发现有关税则税目设置的不尽合理,无法享受有利的归类或者税率;
  • 187项消费品进口关税下调,我司进口的产品也是消费品,却不在其中。


Continue Reading

作者:金杜律师事务所海关与贸易合规团队

在探讨“协助”费用前,我们先回顾两个比较典型的案例。

回顾案例1:某汽车制造商A公司进口的汽车零部件除了标准零件外,还包括大量该公司向零件生产厂商B公司定制的专用汽车零件。海关对A公司进口记录及账册进行核查后发现,该公司在进口专用汽车零件之前,向第三方模具生产商C公司处购买了用于零件生产的模具并免费提供给零件生产商,进口价格中并未包含上述模具费用。最终,A公司与海关经过多次价格磋商,同意将模具费用平均分摊到进口零件中实施估价,最终累计补缴税款3000余万元。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