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宁 王维 金融资本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1.《金控办法》的出台背景与适用范围

2020年9月11日,国务院公布《国务院关于实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决定》(国发〔2020〕12号,简称“《准入决定》”),对金融控股公司的准入设定行政许可,并规定了准入标准及相关准入程序,授权中国人民银行根据《准入决定》制定有关金融控股公司设立条件、程序的实施细则,组织实施监督管理,采取相关审慎性监督管理措施。据此,中国人民银行公布《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20〕第4号,简称“《金控办法》”),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督管理制度进行了全面规定。
Continue Reading 强监管下的规范发展之路:《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核心解读

作者:周杰(金融资本部) 沈成 左敏 金杜律师事务所

今年以来,北京、上海和浙江密集出台了关于“地方金融组织”的监管新规——2020年4月7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颁布了分别针对四类地方金融组织的监督管理指引(试行)(以下称“北京指引”);2020年4月10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通过并公布了《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以下称“上海条例”);2020年5月15日,浙江省人大常委会通过并公布了《浙江省地方金融条例》(以下称“浙江条例”)。另据公开报道,目前多地正在调研和推进地方金融监管制度的完善工作[1]
Continue Reading 地方金融监管新动向——以京沪浙监管新规为例

8月中旬遇到从浙江某副省级城市某区公安分局到北京调查另案情况的经侦警官,他说P2P风险终于暴雷了,一周之内就有180多位P2P公司老板到公安或报案或自首或协助调查,注意是180多位老板、不是180多位受害人。
Continue Reading 金杜Fintech法律主题月丨P2P惊雷下的股东、董事风险责任

作者:李绍文 虞磊珉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201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对我国金融监管体制做出重大部署,中国人民银行(“央行”)作为中央银行所行使的宏观审慎管理与系统性风险防范两大职能得到进一步加强。继2018年4月颁布《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后,境外媒体报道央行近期再次砸出“监管实锤”,拟对金融控股公司(金控集团)发放牌照并正在制定《金融控股公司管理细则》,由此可见央行已开始实质行使其“拟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职能,因此可预见未来金控集团的立法与监管工作将逐步落实。
Continue Reading 从国际经验看我国金融控股公司的立法现状与监管建议

作者:王小刚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问号满满的前奏

借鉴自FATCA的CRS,是一套试图强制在100多个司法管辖区普遍(Common)适用的申报准则(Reporting Standard)。对这类制度的讨论,不可能仅仅停留在工具无所谓好坏,如何使用工具才是问题这个层面上。落实CRS这件事本身,会潜移默化地改变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 
Continue Reading CRS: Better Policies for Better Lives, or Not?

作者:陈胜 宋一奇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以民营银行股权管理现状为视角。

近年来,银行业金融机构快速发展,社会资本发起设立、参股或收购银行业金融机构的积极性不断提高。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的股权结构中民营资本占比分别达到43%、55%、86%。民营资本的壮大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当前的主要问题是规范的股东管理和公司治理没有同步跟上。既存在股东不作为、不到位,从而导致“内部人”控制问题;也发生了少数股东乱越位、胡作为,随意干预银行正常经营的问题。2018年1月5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旨在加强商业银行股权监管,规范商业银行股东行为,弥补监管短板。作为商业银行重要组成部分的民营银行群体,也将受《办法》的调整与规范。本文拟法律实务的角度,以民营银行股权管理现状为视角,对《办法》涉及的部分问题做简要评析,以兹抛砖引玉。
Continue Reading 解读《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

作者:常俊峰 胡嘉卿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11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公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指导意见》”),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指导意见》明确要求:

  • “资产管理业务作为金融业务,属于特许经营行业,必须纳入金融监管。”
  • “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
  • “打破刚性兑付监管要求”
  • “建立资产管理统一报告制度”等


Continue Reading 大资管刑责箭在弦上

​作者:陈胜 石赫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为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以下简称“资管业务”),统一同类资管产品的监管标准,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于近日发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资管意见”),该举标志着资管业务统一监管时代的到来。本文将结合相关案例就《资管意见》提出的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监管政策的必要性做一深入的解读和分析。
Continue Reading 从资管纠纷看资管新政

作者:Stephen Mason Jodi Gray 金杜律师事务所

mason_s前,南非金融部门正在进行大规模的监管改革,预计将在2016年某个时间点出台《金融部门监管法案》,依据该法案,可能会在近期建立起“双峰”监管模式。

本文总结了政府自2011年首次宣布改革计划以来这几年的改革成果,重点考察将要设立的机构,金融稳定的重要性,以及改革之后将要设立的执行与审查机制。同时,也为金融部门正在进行中的进一步改革提供了概述。

全文阅读,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