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巍 朱媛媛 刘艳洁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8年5月14日,新组建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下称“市场监管总局”)重磅发布《市场监管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工作的意见》(国市监竞争[2018]48号)(下称“《意见》”)。《意见》明确指出为进一步推进《反不正当竞争法》实施,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将对当前广受关注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尤其是医药、教育等领域内的商业贿赂行为进行重点查处,进一步加大办案执法力度。

这是国务院机构改革尘埃落定、肩负市场监管综合执法等职能的市场监管总局正式挂牌之后首次高调开展大规模的集中执法活动,也是《反不正当竞争法》自今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后,监管部门开展的第一次集中执法活动,必将掀起新一轮的反商业贿赂执法高潮。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刘新宇 王峰 金杜律师事务所海关与贸易合规团队

B公司为某外资精密机械制造企业A公司于中国设立的子公司,一直从事零部件进口、组织及销售业务,境外供货商为A公司。2017年4月开始,为了进行新产品的量产,B公司开始进口部分新的零部件和原材料;此外,按照约定,B公司应当向A公司支付特许权使用费,该费用金额相当于其新产品销售额的5%。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宁宣凤 尹冉冉  刘成 宫婷  卫凌波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2017年9月8日,商务部发布了《经营者集中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审查办法修订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作为经营者集中反垄断执法机构,商务部于2009年颁布了《经营者集中申报办法》和《经营者集中审查办法》(合称“两个办法”),随后接连出台了《关于经营者集中简易案件适用标准的暂行规定》和《关于经营者集中附加限制性条件的规定(试行)》等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对经营者集中反垄断申报、审查提供了指引。此次出台的审查办法修订案旨在对现有法规的相关规定进行整合,并将取代现行有效的两个办法。可以预见,审查办法修订案出台后将会在规范经营者集中审查执法程序中发挥“统领”作用。本文旨在对审查办法修订案的主要改动进行简单梳理,以期帮助企业了解经营者集中审查法律制度的最新变化。
Continue Reading

作者:Trish HenryMelissa Monks和James Gould,金杜律师事务所澳洲办公室。

历经四年的协商和讨论,澳大利亚竞争法重大修正条款于11月6日起正式生效。

2013年9月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对本国竞争法进行“彻底性”审查,并发布《竞争政策审查报告》(即通常所称的《哈珀竞争政策审查报告》,以审查小组主席伊恩·哈珀命名),由此开启了澳大利亚竞争法改革的进程。《2017年竞争和消费者修正法案(竞争政策审查)》及《2017年竞争和消费者修正法案(滥用市场支配力)》将这一进程推向了高潮。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刘海涛 李嵘辉 夏莹 金杜律师事务所争议解决部

2017年2月26日,中国人大网公布了《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草案一审稿”)(见前文《以人民的名义将反腐进行到底》[1])。时隔半年,经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再次审议,《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二次审议稿)》(“草案二审稿”)于2017年9月5日问世,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其中就商业贿赂条款的变化是较为显著的: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宋瑞秋  楼笑含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在淮海中路有一处高大气派的建筑,知名外资医院上海红枫国际妇儿医院(以下简称“红枫医院”)便在此运营;上海红枫国际妇儿医院有限公司于2011年12月9日成立,医院落址于此也已超四年。作为一家定位高端的外资妇儿医院,红枫医院集结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医务人员,并提供了优质的服务、配以奢华硬件设施,慕名而来的各国孕产妇络绎不绝。然而,2017年8月31日,红枫医院突然发布公告,应政府要求,红枫医院整体服务需要进行平移。[1]于是,几乎在一夜之间,红枫医院不得不紧急搬离,“此地空余诊疗楼”;不难想象,这一突然的信息在红枫医院的医护人员和顾客中都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Continue Reading

作者:肖马克 洪家伟 金杜律师事务所公司证券部

美国的网络销售公司,如康宝莱(Herbalife),如新(Nu Skin)和Usana Health Sciences等已被极现实地提醒,取决于中国政府的态度,一个成功的企业可以迅速地从成功走向失败。

最近,中国对传销的打击,加上几家中国政府部门发布联合通知发起一系列调查,导致了在中国有较多经营活动的主要国际网络销售公司的股价出现了大幅下跌。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宁宣凤 彭荷月 金晓甜 杜楠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2017年7月20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改委”)出台了《行业协会价格行为指南》(“《指南》”),《指南》虽然主要规范的是行业协会的价格行为,但是其中首次明确了企业交换价格信息的法律风险,同时就评估价格信息交换行为应考虑的要素提供了指引。《指南》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反垄断执法机构对竞争者之间进行信息交换的态度,可以预见,未来执法机构对信息交换行为的关注度仍将持续增加。

近年来,价格和反垄断执法机构屡次发现行业协会组织企业达成垄断协议,触犯价格法、反垄断法相关规定的情况,一些行业协会因此被处以罚款,情节严重者甚至被撤销登记[1],而参与垄断协议的企业也同时受到了处罚,反映了执法机构“双罚双惩”的原则。
Continue Reading

作者:宁宣凤 金杜律师事务所商务合规部

ning_susan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是一个建立和健全现代市场体系的过程,随着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成为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2017年,中国迈入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第二年,“市场”和“竞争”是十三五规划中不可忽视的要点。十三五规划强调,健全现代市场体系,需要加快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建立公平竞争保障机制,打破地域分割和行业垄断,着力清除市场壁垒,促进商品和要素自由有序流动、平等交换[1]

由此可见,十三五规划前所未有的重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同时,政府也采取和加强各项监管措施严控扰乱市场的各项风险,以法律为手段保障市场经济的有序运行,力图解决市场外部性问题。反腐败、劳动、税务、反垄断、环保、海关等合规问题成为政府严格把关的重点。因此,强化企业合规体系,将合规经营纳入“新常态”的管理机制已经成为企业发展的一个必然新趋势。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