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澳大利亚财政部部长宣布对澳大利亚的外商投资制度进行重大改革。此次改革一方面拟放宽某些限制,并进一步明确外商投资敏感行业的监管规定;另一方面,拟引入国家安全测试,扩大执法部门的权力,加强合规监管及加大处罚力度。
Continue Reading 2021年澳大利亚拟对外商投资制度进行重大改革:国家安全优先于国家利益?

干细胞领域是近年来医学前沿的重点发展领域。当前我国干细胞领域的监管规定多为概括性的指导与原则,干细胞新药均处于临床试验阶段,与国家政策支持力度不断加大、干细胞产业加快发展的整体趋势不相一致。
Continue Reading 金杜医药板块法律主题月 我国干细胞领域的法律监管与外商投资展望

意大利外商直接投资监管法律现状
意大利自2011年以来大刀阔斧开展一系列改革,如今其外商直接投资指数在全球排第十名,在欧盟排第四名。即便民粹主义联盟党和反建制五星运动党在大选中赢得最高选票,意大利市场也未对此做出强烈反应,其中债券收益持续走低,股票市场则呈现上升态势。
Continue Reading 欧洲及中东地区外商直接投资监管新动向(六)——意大利

美国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每年开展一次年度调查,追踪各国外商投资吸引力。根据科尔尼发布的2018年外商直接投资信心指数(2018 A.T. Kearney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Confidence Index),德国高居全球第三位和欧洲国家榜首。

Continue Reading 欧洲及中东地区外商直接投资监管新动向(三)——德国

1990年,冷战结束,德国摇滚乐团蝎子乐队(Scorpions)在歌曲《变迁之风》中唱道:“天涯若比邻,你可曾想过,我们可以如兄弟般如此亲近?”,传唱着全球化精神。欧洲自此之后敞开怀抱迎接外商投资。
Continue Reading 欧洲及中东地区外商直接投资监管新动向(一)–导读

2018年6月28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和中国商务部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2018年版负面清单”)。与《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修订)》(“2017年版产业指导目录”)相比,2018年版负面清单全面放开了对航运、造船行业的外商投资限制。
Continue Reading 2018年版负面清单全面放开对航运、造船行业的外商投资限制

By Stanley Zhou, Janet Gu and Leimin Yu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Nowadays payment service is increasingly interweaving into commerce and the Internet in China. Its role as the last-mile infrastructure provider connecting the two arenas for many business models is increasingly being appreciated by the market. Not long ago, China’s payment sector was, by and large, not accessible to foreign players, although many foreign players wish to enter into the rapidly growing Chinese payment market and many domestic payment service providers wish to have certain foreign participation as a way to gain access to the offshore capital market.
Continue Reading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Presented by Foreign Investment to Domestic Payment Industry

作者:赵臻 韩林平 金杜律师事务所证券业务部

2017年11月,中美两国元首会晤,我方承诺:“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上述措施实施三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

基于上述承诺及我国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的一系列政策,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于2018年3月9日发布《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就该文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并快速落地,于4月28日正式颁布《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Continue Reading 外商投资证券公司新规简析

作者:周昕 虞磊珉 金杜律师事务所金融资本部

近日, 经国务院批准,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并自即日实施《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7号》(以下简称《公告》), 明确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准入和监管政策, 在境内外支付行业中引发广泛关注。随着传统商业场景与互联网场景的深入结合, 第三方支付机构(以下简称“支付机构”)作为商业模式”最后一公里”设施提供方之一, 其价值也受到了市场的热捧, 越来越多的外资机构希望进入中国支付服务市场, 同时境内支付机构开展境外资本运作的意愿也空前高涨。本文简要分析中国支付服务市场准入监管现状, 外资关注的支付业务类别与《公告》内容, 对外商投资境内支付机构所需关注的监管事项与面临的挑战予以着重分析。
Continue Reading 金融市场对外开放 | 外商投资境内支付机构的机遇和挑战